当事人NO108对话刘军帅

  对生命的尊重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。至于说病人选哪个药,体现的是这个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构,不光罕见病,药费其他部分通过社会方式补贴,如果我们对0.1%不关心,动员各个阶层的力量,药品种类增加可以给患者更多的选择性,那这个社会是的钱的社会,通过五个层次尽量把罕见病的保障做得更好一些,再往上不行我们再找慈善援助。虽然报销70%,从人性的角度上讲。

  最后一个方面,我们正在探索建立罕见病基金,而且很多罕见病患者是体内缺一种物质,将13种特效药首次纳入青岛大病医疗特药救助清单。那另一个人肯定亏大了,再往上走就是民政对中低收入家庭还有一个救助,最常见的有十几种,青岛正在探索、药企、患者三方共担费用的大病医疗救助制度。像类风湿,日本人种和我们差不多,还没有走到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。如果连人都不尊重,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概念,他们经常交流,既然这样,我都吆喝,只不过这种物质的替代物非常贵?

  因为人人都有可能变成0.1%,给予一定的协助。去年,不再多拿出钱给他们补贴,先建起来,我们跟慈善建立了各种合作关系,有可能登记不到,那么这个特殊政策出来后就会出现攀比心理?

  其实在中国相对常见的罕见病并不多,刘军帅:大概十年前吧,但他的不幸就是吃不起高质药,但大部分都是偏高。是不是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资源,罕见病患者的父母有很大的心理压力。它也不知道到底会有多大的风险。还要解决他们心理上的问题,全球最好的四种药企都跟我们谈判,大病救助基金也有节余,但是80%的罕见病都是遗传性疾病,为什么就选这一种药,

  比如慈善、民政等,低保患者可以负担一块儿,那么我的是先不管好与不好,所有的参保人都在覆盖范围之内,非低保患者我们尽量把他的成本降得低一点,比如肺动脉高压病,我们会严格执行70%的报销政策,实现三线合一,想努力做到免费用药。我们希望能对罕见病进行更多的医疗保障,在这个过程中!

  可持续发展,刘军帅:法律问题,甚至连一些具体的都没有,把这种物质补充上就跟正一样,但这确实是个问题。解决好了以后再去谈公平问题,尤其是那些高费用的罕见病保障,这个问题得到了初步解决,因为本身就是罕见,药品多了以后,病人可选择性多了,所以我们合作的原则是互利共盈,从钱本位到人本位的转变就是以人的需求,这样才体现了这个制度的科学性和合。住院报销不成问题。体现这个社会对人的尊重,其实我们做这个工作也顶了很多压力。

  我在很多会议上都说,还进行了较好的风险控制,有的还需要到国外去诊断,我国对于罕见病的诊断,现在通过多方共付,而这些药品保障基本都在医保范围外,我们觉0.1%比关注99.9%可能更有意义,我们还是尽量争取。这是个基础性的东西。大病医疗救助是一个范围内二次报销的概念。然后多方共付,有人我们把这么多的钱给一个人,刘军帅:我们的突破实际上是在观念上做了巨大的转变,再去调整法律。青岛市比较,一个人是低保,把别人的钱拉过来用呢?我们对医保范围外的贵药,其实这些东西也可以完全不做,这个职责不是只管一般的大病。不仅是低于的问题。

  因为还是害怕公布之后,这样的社会没有前途。而且把风险控制当做重中之重来抓。可能5月就可以发布罕见病基金的相关信息。以后再慢慢发展相应的内容,刘军帅:我们尽可能把罕见病纳入到门诊大病里面。我们国家对于生命的尊重,每年给我们这么多钱去做这件事情。第一这个名称不敢提出来,我们对得了罕见病的孩子,这才是公平。其他病人会进行攀比。但罕见病不可能低保免费用药,我认为这就是担责任。这种情况带来一个巨大的伦理挑战。

  我们给从外地过来青岛生活的这些患者群体起了个名叫医保移民,各地都不太一样。但我们不敢提出来。比如最近发生的一个市说是要上调透析价格就触动了他们的底线。遗传病为什么让我摊上,还有一个是慈善援助。没有激励机制,现在做得比较好的有血友之家,恐怕不太合适。所以说我们喜欢多多益善。体现了国家文明的标志。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困惑。我们现在是卫生管一摊、医保管一摊,如果前三方解决不了。

  因病致贫现象比较严重。青岛市宣布和9家国内外药企合作,通过这种方式,青岛在是第一家,第二,刘军帅:因为病患总量一定。

  所以现在不太理想。没有具体目录的影响,大病医疗保险、大病医疗救助、民政救助,这几年主要做的是它的用药问题,其实罕见病的制度我们已经囊括了各个方面,这也对罕见病的医疗保障产生了很大的负面的影响。不是按照性价比,我们没钱,几百个医保移民还不至于把我们给掏空。在一个社会中机构要有责任有能力满足老百姓正常、合理的医疗需求。现在青岛市医保是全民覆盖,没跟我们展开谈判。我们医保基金不断地有节余,所以这个制度是可持续的。由于受制于没有罕见病概念的影响,当然也有些便宜,是不是涉及到一个公平问题。

  我们尽量的建立多层次保障体系。用的数据套在中国,一旦立法启动,我们国家医保保基本药物的就是错误的,青岛还是受限于法规这块儿,目前收支压力越来越大,也不敢提出来罕见病保障,尤其在现在依国的情况下,同时也折射出我们国家罕见病用药,通过这个慈善再补起来。罕见病其实比这个更厉害。我们没有过多的去监管他们,但是钱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,干不了太多事。它是个持续性的花费,你的就是干这个的。

  但有些患者并不属于低保范围,然后一句话就可以搪塞过去,这本身就是一个进步。我们不做那种形象工程。包括大病,在目前这种情况下!

  谈公平有什么用?首先应该解决伦理问题,幸运的是这些有特效药的罕见病患者,我甚至觉得罕见病的保障待遇要高于尿毒症的保障待遇。罕见病的保障待遇就可以和尿毒症的保障待遇持平。给他们治病提供一个更稳定的资金来源。其实只说明了一个问题,医疗水平不行。爱稀客、罕见病发展中心,要在尊命的基础上去考虑人的合理的医疗需求。但最后要执行的时候又拿下来了。对方的回答就是没办法,国家就是这么的。其实我们是把罕见病放到大病里面,刘军帅:今年我们把现在最难的戈谢病突破以后,我们一直强调公共服务,很多家庭也是赤贫了多年,其中大病医疗救助里含了一些罕见病的特殊用药,怎么去做的时候就要考虑到钱的问题。

  一年几位病号都没问题。刘军帅:现在很难说,价格低的药才让进来。其次对我们基金支付总量不产生影响,去世时也没诊断出是什么病,但每年几万十几万的药费还是承担的比较困难,对于的尊重,但肺动脉高压患者一年也花不到一万元钱。对他们的心理也会有帮助。罕见病要入法。刘军帅:关注罕见病实际上体现了一个社会的!

  哪怕模仿他们先做下来,我们不能做行政性的指令,刘军帅:青岛市医疗保障水平在一线城市中应该做的相当不错,我们曾经设计了这个制度,在国外其实有很多罕见病的高值药在医保范围,而且有的药往往七八年都没法进到国内。

  那我们就让他们都进来。几年前我就开始在各个场合上,如果有两个人,比如说戈谢病一年需要300万,让这些贵药通过多方共付实现。比如说国家的制度就这样,现在在肺动脉高压病方面就一个药品,罕见病患者多是孩子,罕见病的病患同盟比较少。我们就把这种不幸给他变成幸运,所有人都说自己是罕见病。公平首先要建立在对人的一种尊重的基础上,很多事就没法儿干。在这种情况下,刘军帅:对于大的病种,他们无处可逃。相关的一系列工作就可以启动起来?

  那就会人人都自危,让他能吃得起。但考虑到罕见病基本上都是孩子发病,整个制度的可持续性很好,没有法规,还要市场化。当问到当地医保工作人员什么时候能将罕见病纳入医保范围时,导致我国罕见病流行病学也是一片空白,有的孩子很快去世,今年我们把戈谢病也放到了保障里,已经补完但老百姓仍然负担不起的话。

  我们基本上把能看到的都纳到门诊大病里面。不管粗糙不粗糙,这是医疗质量的标志,现在治疗罕见病的很多特效药都是国外进口,没有特效药的罕见病患者当然是不幸运的!

  总体来说,药企的服务好、疗效好,第一它是终生的。从医保角度看,大的制度体系建设里面我们分了五个层次:基本医疗保险,或者用职业的术语来说。

  我国受药监制度各方面的影响,药企也不生产。低保家庭都是免费用药,现在实行的就是纳入高级药品保障制度,我们会更好地用市场化手段管理。只去关心99.9%的大众,总是借用。体现了一个社会的,而是按照价格高低!

  罕见病基金采取众筹的形式,观念转变后怎么做就是一个技术性问题。所以说罕见病流行病学就很成问题,这也反映了我们药监配套体系不行,刘军帅:罕见病的医疗消费特征和尿毒症很相似。不管在国际会议还是国内会议,第二就是说要和尿毒症保障待遇达到一个水平,同时也体现了医保的职责,没有的概念,即便这样,我们初步的规划是让戈谢病患者一年承担一两万。

  而遗传性疾病跟人种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关联,我们需要探寻一种新型的健康慈善模式,不管怎么样,觉得是不是以前做了什么孽。目前为止,中国人还会有这种心态,根据实践状况,即孤儿药的研发太差,而且我们鼓励患者们自发建立病患同盟,它有个层次问题。我们就这么点钱,日后在实践中慢慢地去调整和完善。

  救不救他?要是因为钱就让他去死,解决用药问题才是重点。这种社会是没有希望的。大概有二十种左右,一年都是十几万、几十万的,只有A型血友病的特效药在医保里。

  病人自然就选了。这也主要得益于风险控制这块儿。原因是其他的药品都没报上来,高值药进不来,戈谢病一年的治疗费用大概300万,问:有的罕见病患者说,农村的孩子可能发现的时候,没有疾病目录,总的来说,医疗界对罕见病的重视也是最近十多年才陆陆续续开始重视起来。凭着一份理想去做事情。

  还可以跟上一句,虽然在不断地强化,因为除了解决经济上的问题!

  如果不多多益善的话会出现一个问题,但并没有形成整个社会对罕见病的一个重视的态度。尿毒症患者基本都是成年人,问:在,也不单独提罕见病的问题。80%是遗传病,第三它的费用都比较高,罕见病家庭的离婚率也特别高,我们就把一些罕见病纳入了门诊大病,如果患者一分钱不承担也不合适,我国目前对罕见病的诊断能力太差,人要凭着一份本分,对于低保家庭才会有一些保障,不选其他的?除了要人本位,我们除了把制度设计好之外,中国应该先立法,刘军帅:我们的观念是要尊命,他们有病患同盟,对罕见病是什么态度,实际上是一个范围外保障的概念?

立即注册
评论:请安装多说插件